天生会跑步?肯尼亚人为何能在马拉松界独占鳌

  2018年9月16日,在柏林马拉松赛上肯尼亚人eliud kipchoge 以2时01分39秒的成绩创造了新的马拉松世界纪录,比前纪录足足快了1分18秒。

  2018年9月16日,在柏林马拉松赛上肯尼亚人eliud kipchoge 以2时01分39秒的成绩创造了新的马拉松世界纪录,比纪录足足快了1分18秒。

  eliud kipchoge,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拉松项目冠军、03年巴黎世界竞标赛5000米项目冠军、世界马拉松大满贯七枚金牌得主,比这些被大众熟知的头衔,他的名字能你并不熟悉。

  虽被光环围,他只是肯尼亚人在马拉松赛事上创造神话一个缩影。肯尼亚人在与跑步相关的项目上首个了不清的奖牌,马拉松项目更是如,无论男女,肯尼亚人都是世界记录的保持者。纵览世界纪录,他们一次次打破人类的极限,可是说是十分霸气了。

  西方有一个主流说法是这些来自肯尼亚的选手,相比其他背景的 选手,有基因上的优势,因为月75%的肯尼亚选手来自一个做卡伦金(kalenjin)的部落。

  kalenjin部落约有500万人,占肯尼亚总人口的12%。他们的骨骼结构与其他人存在显著差异,他们拥有者短躯干、细长四肢和轻薄小腿、脚踝,研究者将这些身体结构描述为鸟状,认为这些特征会使他们奔跑时更有效率。

  而几千年来,卡伦金人也未停止在肯尼亚土地上奔跑,他们的祖生活在炎热潮湿的环境中,是他们生理上更适应长时间运动所产生的热量和汗液。

  可是06%的卡伦金部落就能一直领跑全人类吗?答案当然不是这样的,后天的努力和精神力量发挥着更大的作用。

  在肯尼亚西部的马拉松圣地埃腾,这里聚集着来自整个的训练者,他们之中有十多岁的孩童也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小镇处于8000英尺的高海拔地区,低含氧量有助于他们锻炼耐力,在低海拔区比赛时能够获得更好的表现。

  在这里共同进步、相互竞争的氛围也激发了每一位跑者,因为你不跑,就会被所有人超越。有人认为运动员都是享受着专业的装备、专业的场地、吃着营养师调配的膳食,但事实上,这些所谓的标配却与肯尼亚的跑者们无关。

  埃腾虽号称马拉松冠军之城,但绝大多数训练者们还在成为冠军的道路上修行着。他们穿着咬牙买下的二手运动服和跑鞋,蜗居在只有几平米的房屋里,一床一桌一灶就是他们的全部,很多甚至连这样的蜗居都住不起,只能几个人挤在帐篷里。

  他们吃的食物也与普通人并没有两样,主要是没有任何味道的ugali 配上蔬菜,肉类十分少见。他们没有任何维生素补充剂,没有任何充满电解质的运动饮料,没有别国运动员习以为常的东西。他们吃着肯尼亚普通人吃的食物。你不会指望奥运选手吃他们所吃的东西。厨师不是运动营养师,只是村里的女人

  训练者们在这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他们每天清早五点前就起床,吃饭、拉伸热身,伴着东非大裂谷的第一抹晨光在埃腾红土飞扬的跑道上日复一日的奔跑。训练、吃饭和睡觉构成了他们生活的全部。他们克制惰性,严于律己,他们相信只有纪律严明的人才是自由的。如果你没有纪律,你就会成为情绪和激情的奴隶。

  肯尼亚有句谚语:永远不要同时追逐两只兔子。这也是他们所践行的,被梦想所驱动,朝着目标不懈努力,获得成功、证明自己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